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芦山被免副乡长称已尽力 免职后仍积极工作(图)
【来源】:九合垸原种场  

昨天凌晨,四川省芦山县清仁乡副乡长杨成毅因脱离救灾工作岗位造成严重失误,被芦山县委免职,成为震后首名被免职干部。昨天,杨成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接受处分,但他已经尽力了,免职后仍将继续努力工作。

□事件回顾

物资发放出现混乱副乡长离岗被抓包

23日,清仁乡共星组的物资发放现场一度出现混乱的场面,而本应在这里指挥的清仁乡副乡长杨成毅却没有出现,村民的情绪一度失控。当时,芦山县抗震救灾督察组的工作人员恰好到此检查。

芦山县委当晚召开紧急会议,认为杨成毅抗震救灾工作不力,责任心不强,造成了一些严重工作失误,决定将杨成毅免职。

清仁乡党委书记彭清翔告诉记者,当天下午两点多,芦山县的督察组在检查救灾工作的时候,发现杨成毅没有在他应该驻点的共星组。“他其实是到另外一个组,那里的物品发放也出现一些问题,他带人去现场解决。但他走的时候没有把工作交代好。”

在这个过程中,共星组的受灾群众因为物资发放出现了矛盾,群众对物资发放不满,情绪比较激动。

“我们这几天特别忙,23号那天晚上去县里开会一直到12点40分。我赶回乡里后,又召集班子成员开会传达县里精神,也传达了对他的免职通知。”彭清翔说。

当晚的会议一直持续到24日凌晨3点。在所有会议议程结束后,彭清翔在班子会议上宣布了芦山县委对杨成毅的免职处分。

整个会议结束后,彭清翔单独和杨成毅谈了心。

“他很坦然。”彭清翔说。

在彭清翔看来,他的老搭档被免职有点冤。事实上,杨成毅在抗震救灾工作中还是很尽力的。

“但他确实因为自己没有在岗位上而导致了负面影响,虽然不是主观的,但这个按照要求是不行的。”彭清翔说,“他对我说,他尽力了,不后悔,免职前要尽自己的责任,免职后也会一样工作。”

□原因追溯

在所负责村组已工作3天

杨成毅被免职时上任尚不满一年。他今年47岁,2005年从大坪镇调至清仁乡,不久通过选举成为该乡党委委员、办公室主任。去年6月,杨成毅被选为清仁乡副乡长,负责计生、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工作。这个头发已经白了一半、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在乡里的口碑一直很好。

彭清翔告诉记者,地震发生后,芦山县要求辖区内每个乡的领导干部进行驻点抗灾。清仁乡所有的班子成员均被分配到各个村里驻点,而杨成毅负责的村组叫共星组。共星组比较特殊,几个大姓氏之间多年来都存在矛盾,一直是乡里工作的难点。这次救灾物资的发放过程困难较多,而地震头两天,清仁乡的物资并不充足。清仁乡总共4700多户人,第一批发放的1400多顶帐篷远远不能满足受灾群众的安置。

记者从清仁乡抗震救灾指挥部了解到,清仁乡有近7000人需要安置,总共设立了26个集中安置点。

事实上,杨成毅在免职前已经在共星组里连续工作了3天,但他在23日凌晨4点带领几名工作人员到了另外一个叫永林组的村子。

脱岗时在物资更匮乏村组

永林组是清仁乡最偏远、人口第二多的村组,距离乡政府有2公里的山路。

杨成毅告诉记者,永林组受灾很重,物资却是整个乡里最缺乏的。

“地震发生后的头两天,通往永林组的路被阻断了,物资非常缺乏,那里的村民每天每户只能分到一瓶矿泉水和一桶方便面。”

震后第三天,清仁乡通往各个村组的路都被打通了,大量的救灾物资源源不断地运进来。

作为负责清仁乡救灾全面工作的杨成毅决定先给永林组送一批救灾物资。

23日凌晨4点,他带着几名工作人员和一批方便面、旺旺雪饼、大米和帐篷赶往永林组。

“我在那儿发了一天物资,一直到下午5点才返回乡里。”杨成毅说。

正是杨成毅的这次决定,直接了导致共星组的物资发放无人管理,陷入混乱。

杨成毅事后告诉记者:“我接受这个处分,但我不后悔,我尽力了。”

□后续进展

副乡长被免后仍积极工作

从地震发生第一天开始,杨成毅一直战斗在救灾第一线。“到现在为止,我没有洗过澡,没有回过家,今天下午才第一次吃到了米饭。”杨成毅说。

这几天,杨成毅一直忙于救灾物资的发放。他说:“县里要求我们第一时间把救灾物资发放到位。这几天,我们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

杨成毅被免职当晚,大雨让清仁乡的受灾群众度过了难熬的一夜。“那天帐篷都还没有发完,杨乡长还组织党员到村组队给群众帮忙。”彭清翔说。

目前中央要求每个受灾群众每天10元钱、1斤米。昨晚,杨成毅和同事们将75000斤大米发放到村民手中,130万救灾款也于当晚发放完毕。

□对话

工作有失误就要认账

记者:有消息说你的工作做得并不好?

杨成毅:有这个事情。我当时应该在横溪村共星组这个点上发放物资,但是我没在。由于有两个组不顺公路,在乡坝头,我们要负责把救灾物资发放过去,我当时在永林组。我没到岗,这就是工作失误。

记者:你没有解释吗?

杨成毅:抗震救灾只需要服从,不需要解释。我们有工作失误就是失误,我们就要认账。

京华时报记者朱文强 (微博) 梅天一